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励箭 > 静观(2)

静观(2)

《静观》自序

《静观》第一章

《静观》第三章

 《静观》第四章

 《静观》第五章

 《静观》第六章

 

第二章

我把各种换工作签证必需的文件交给了公司的律师﹐他告诉我办手续要花一段时间﹐我得过一阵子才能上班﹐学校里毕业的手续也办完了﹐我一下子闲了下来。

 

我突然想起来,来美国前答应李钢和周兴海的事儿。我拿出自己的通讯簿﹐发现除了答应李钢和周兴海要去见的人,还有不少其他人也应该去见一见了。那位出国签证时认识的老人。中学和大学的同学也有不少也出来了。我拿出一张美国地图﹐把有认识人的地方划上一个圈﹐然后一看﹐真的是天南地北的。我笑笑想﹕“嗯﹐真的是朋友遍天下呢。”我规划了一下路线,决定开着车﹐走遍美国﹐去看他们。

 

第一站当然是离得最近的纽约。签证时认识的老人﹐和另外两位大学同学都在那里。以前去馨儿那里好几次﹐却都没有想到要去见他们﹐不免有重色轻友的感觉。

 

我和老人在中国城的一家叫大旺的小馆子见面﹐很久没有吃这么地道的中国菜了。一碟五香牛肉﹐一碟酸萝卜﹐一盘上海炒年糕﹐一盘鱼香肉丝﹐吃得我连连叫好﹕“真的是地道。整天忍受那些Americanized(美国化)的中国菜﹐真的是受够了。”

老人笑笑说﹕“纽约就这点儿好﹐中国菜还是地道的。”

我点点头说﹕“而且﹐还就是这几样家常菜﹐就这么好吃。”

老人说﹕“山珍海味的﹐做起来倒不难。把平平常常的家常菜做出味道来,才见真功夫。记得以前有个相声段子大概是说﹐南瓜便宜﹐栗子贵﹐如果把南瓜做成了栗子味儿﹐那是好的﹐要是反过来﹐可就惨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包里拿出来一瓶瓷瓶的绍兴老酒﹐他倒在自己面前的杯子里﹐然后问我﹕“你还是不喝酒﹖”

我点点头。

他又问﹕“理由还是酒精过敏﹖”

我诧异地看着他。

他笑笑说﹕“哪里有那么多酒精过敏的人啊﹖﹗当着别人的面,我一直是看破不说破的。”

我也笑笑﹐然后很奇怪地问他﹕“这家店让自带酒水吗﹖”

老人笑笑说﹕“这家的老板是个雅人﹐可以自带酒﹐不可以自带水。”

我想想说﹕“饭店卖酒可是最赚钱的啊。”

老人笑着说﹕“所以这里的老板﹐少了几个钱﹐多了几个酒鬼朋友。”

我赶紧特意点了一壶茶﹐笑着说﹕“那我得给这位雅老板创收些茶水钱。”

老人喝了一口酒﹐问我﹕“怎么有空来看我啊﹖”

我回答说﹕“我已经硕士毕业了。刚找了工作。等着转工作身份呢。我想着﹐与其干等着﹐还不如出来在全美国转悠转悠呢。”我犹豫了一下,没有说我找了什么工作,事实证明,我是对的。

他摇摇头说﹕“才找到工啊﹖我的法学硕士可是才用一年就毕业了﹐我都工作快一年了。”

我高兴地说﹕“Congratulations! (祝贺你﹗)听说现在律师可是挺不好找工作的。真的是太棒了。”

他苦笑一下说﹕“什么律师﹐我现在就在中国城的一家香港人开的移民律师事务所里当律师助理﹐应该算是最老的律师助理了﹐这也是好听点儿的title(头衔)﹐其实﹐说白了﹐其实就是打杂的。”

我诧异地问﹕“怎么会这样﹖你在国内就是执业律师﹐来这儿又读了法学硕士。”

他叹了口气说﹕“在纽约州﹐我倒是可以考律师资格﹐可是﹐人老了﹐英语又不好﹐已经考了两次了﹐都没有过。”

我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他看了我一眼﹐笑笑说﹕“你不必安慰我﹐这点小事我还真的是不会放在心上。纽约州的律师资格考试每半年一次﹐比咱们老祖宗三年一次的科举好多了﹐我相信我是一定能考过的。当了律师﹐我一定开个最不赚钱的移民律师事务所﹐给那些非法偷渡的船民们辩护。”

我问他﹕“对了﹐你看见前一阵子报纸上报道的那一船中国非法偷渡客吗﹖”

他又叹了一口气说﹕“我还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联邦监狱看了他们﹐挺可怜的﹐都是农民﹐倾家荡产地借了高利贷来偷渡﹐全是让人蛇给骗了。可惜﹐我的老板嫌没赚头不愿意替他们打官司﹐我又没资格。”

我叹口气说﹕“美国报纸﹐中国才来了这么一点儿偷渡的﹐就整天报道。墨西哥差不多有一半国家都偷渡来了﹐他们也没辄。”

他笑笑说﹕“来美国这段时间﹐我注意观查了一下﹐我以前真的是有些偏激了﹐美国其实也很小气的﹐这些年﹐中国越来越发展了﹐他们就整天想揭中国的短。这样倒更说明中国强大了。”

我点点头﹐没说话。

他笑着看着我说﹕“小老弟﹐听说你要结婚了?我记得你出国的时候告诉大家﹐你是为情所困﹐不得不去国离家。怎么样﹐现在好了﹖什么时候可以叨扰一顿喜酒啊﹖”

我黯然神伤地低下头。

他拍拍我的手说﹕“对不起﹐来﹐咱们还是喝酒饮茶吧。”

我突然很想喝酒﹐我伸手夺过他面前的酒瓶。

他按住我的手﹐慢慢地说﹕“你的酒﹐我替你喝了。”

那一天﹐扶着微醉的老人回到他在中国城租的一间小小的黑黑的地下室﹐我突然有一种大醉的感觉。

 

第二天﹐和两个大学同学聚会﹐一个叫王军飞﹐一个叫杜维。杜维还是我同宿舍的。可是﹐我的感觉却不是很好。也许真的是﹐越小时候交的朋友就越知心吧。

我们除了聊一聊一些同学的近况和找工作办绿卡的秘诀之外﹐ 似乎就没有什么可聊的话题了。

 

半醉了以后﹐他们才打开了话匣子﹐杜维很神秘地说﹕“你们谁还记得汤兰啊﹖”

王军飞点点头说﹕“当然﹐那个被老邓摸过头的小女孩儿。据说因此而绝顶聪明。吴剑﹐她可是比你还早出来哪。我听说她被人用枪给打死了﹖”

我大吃一惊﹕“什么﹖”

杜维问王军飞说﹕“那你说说看是什么情况?我都听说好几个版本了﹐比传奇小说还要传奇多了。”

王军飞想了想说﹕“我也听说好几个人说起﹐每个人的说法都不太一样。不过传得最广的是听说她一出国﹐就和一长途货车司机date(约会)﹐迷上了人家的身体。听说呢﹐咱们中国女人﹐出了国﹐在灵与肉之间﹐往往选择的,都是外国男人的肉体。”

杜维拍了他一下,笑着说﹕“有事儿说事儿﹐别发牢骚﹐是不是你有什么伤心之事﹖输给了外国男人?”

“我得先有女朋友,再有这种事啊!”王军飞笑着摇摇头﹐接着说﹕“后来他们就同居了。再后来﹐因为那个长途货车司机总出差﹐她耐不住寂寞﹐就和来她们家的一个管子工好上了。后来﹐有一天﹐那个长途货车司机提前回家了﹐捉奸在床﹐这种粗人﹐枪都是带在身上的﹐看见了﹐二话没说﹐一枪一个。这家伙最后找了个好律师﹐搞了个Insanity defense(精神失常辩护)﹐关进了精神病院了事﹐估计没几年就出来了。”

 

杜维叹了口气说﹕“你那个算是比较不堪的版本了﹐你说啊﹐怎么中国人传来传去的﹐最不堪的版本就传得最广呢﹖”

 

王军飞拍拍他说﹕“得﹐那你说说你的比较堪的版本。”

 

杜维摇摇头说﹕“也没什么的了。我有一个美国同学﹐他是从那个学校转过来的。他的版本就好多了﹐所以我有此感叹吧。听他说﹐她是爱上了她的导师。然后挺俗的﹐导师有太太﹐舍不得离婚﹐大概是怕分财产吧。导师的占有欲又特别强﹐给她租了一间小公寓﹐除了他﹐不让她见别的人﹐不让她社交。后来﹐有个管子工来她们家修理水管﹐跟她多说了几句话﹐让导师看见了﹐大发雷霆﹐两个人大吵了一架。后来﹐她赌气地故意假装去和那个管子工约会﹐导师拿着枪跟着去了﹐本来是想吓唬吓唬他们两个人﹐没想到管子工一上来就揪着导师打起来﹐纠缠之下﹐枪走火了﹐一下子把她给打死了。”

 

王军飞想了想说﹕“嗯﹐你别说﹐这版本是比我听几个中国人说的版本好不少。还有什么呢﹖”

 

杜维苦笑着说﹕“也不外就是各种变化吧。有说根本就没有后来的管子工﹐她是自己被导师关久了﹐自己疯了﹐自杀的。也有说她是先嫁给了那个长途货车司机﹐后来想离婚﹐那人不干﹐杀了她的。也有人说﹐是那个管子工要非礼她﹐挣扎中﹐枪走火了.......”

 

王军飞点点头说﹕“我的几个版本也差不多﹐跟排列组合似的﹐不同的细节﹐组合在一起罢了。”

 

我长叹了一口气﹕“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都老了。以前小的时候﹐听新闻﹐死的人,自己都不知道。现在﹐死的人﹐自己有不少都知道了﹐有的人还是自己年轻时候的青春偶像。汤兰应该是咱们真正认识的人里头第一个死去的人吧?”

 

杜维点点头说﹕“一个女孩子﹐还是死于非命﹐真可怜。据说﹐国内还为这事儿出了个小内参﹐大意是说老邓摸过头的两个孩子﹐一个又红又专﹐留在国内﹐在清华读了博士。一个非要出国留学﹐你看看﹐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我们三个人都唏嘘不已了很久。

 

然后﹐王军飞看了看我﹐问﹕“吴剑﹐按说﹐你不应该这么down(消沉)啊﹖听说你快要结婚了?据说女方挺有钱的啊。你该特春风得意啊﹖”

 

杜维笑着说﹕“对啊﹐我和王军飞还有几个同学都骂你不够意思﹐同学一场﹐不请也就罢了﹐连通知都不通知一声。”

 

我苦笑着说﹕“别提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王军飞忙问﹕“是因为你原来在复旦的女朋友吗﹖不值得.......”

 

杜维忙拉住他说﹕“来﹐咱们还是喝酒吧。吴剑﹐你也满上茶﹐咱们喝。”

 

我感激地看了看杜维﹐端起茶杯﹐一口饮下。

 

从纽约出来﹐我改变了我的行程计划﹐我决定要去汤兰葬身的那座大学城﹐我急切地想要知道她的真实的故事﹐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欢迎大家加我的微信:leejcheng,一起推进《青春做伴》及本小说的影视改编项目。

《静观》自序

《静观》第一章

《静观》第三章

《静观》第四章

 《静观》第五章

 《静观》第六章

 

我新开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以后我的文章会在那里首发,欢迎扫码关注,非常感谢:

往期文章:

我为什么写文章

IBM是死是生?

别让创业成为一场运动

共享人

生命绽放

我是086

不负伟大的时代

这个世界会好的

中美教育对比

关于红黄蓝,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总结

美国的科技创新创业为什么牛?

四个美国

一位快递员要离开北京了,我们能想到什么?

中美创业环境对比

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一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五

 

我的简介:

程励箭,自由而无用发起人, 互融资本创始合伙人, 主要从事创业孵化及天使投资,并任北京大学EMBA班兼职讲师,讲授创业辅导课。曾在美洲银行等华尔街金融公司工作。后在美国创业两次,一次为智能卡行业门户,一次为生物医学行业垂直网站,均成功出售退出。曾任IBM美国公司战略咨询高管,架构委员会成员,为花旗银行,汇丰银行,高盛,美林证券,沃尔玛,亚马逊,雅虎等提供战略,业务及技术咨询服务。曾任财经CTO。曾经负责华润集团电子商务,大数据,互联网等创新业务的拓展及独立分拆上市工作。任高伟达的副总经理,负责其创业板上市工作,并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后在国内创业,主业为互联网金融,P2P,众筹,成功出售退出。

我写的长篇小说《青春做伴》已经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目前正在推进影视改编工作。

目前关注人工智能,影视,相关链接:

《青春做伴》影视: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人工智能:不负伟大的时代

我的微信:leejcheng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