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励箭 > 静观(1)

静观(1)

 《静观》的前传《青春做伴》(点击查看),从复旦的书香爱情和奋斗轨迹写起,已经由工人出版社出版。《静观》继续描述留学美国的经历; 90年代中后期的华尔街顶级投行风云;然后是互联网创业,与犹太大佬合作,赚到第一桶金, 成功躲过美国的互联网泡沫;911恐怖袭击亲历记, 以及之后参与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追杀本拉登的项目……

想写的就是自由,爱情,生命这三个永恒不变的主题,也在推进影视改编工作,欢迎加我的微信:leejcheng,一起推进。敬请观赏宣传短片:

点击观赏宣传短片

 

其他章节链接:

《静观》自序

《静观》第二章

《静观》第三章

 《静观》第四章

 《静观》第五章

《静观》第六章

《静观》第七章

 

微信版,方便手机阅读

 

 原来发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读者说看不到,内容本身应该没有敏感问题,再发一遍吧。

第一章

1995年年初,纽约,曼哈顿。

 

我坐在这座办公大楼的第三十一层的一间宽大的会议室里面。放眼望过去,万里无云,海天一线,一览无余。收回视线, 周围却能看见不少从街道看上去很高大上的大楼的楼顶, 破破烂烂的。这种鲜明的对比,反而让我有一种强烈的,这个世界就在我脚下的感觉。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能被这家世界最顶级的投行之一选中来参加最后一轮面试,只是因为自己有互联网这个新鲜玩意儿的知识和背景。否则的话,只有世界顶级名校的毕业生才有可能来面试,自己在美国念硕士的学校很一般,根本连第一轮面试都不可能获邀参加。

我心里倒是不太紧张,因为我手里已经有了加州一家互联网初创公司的offer,做项目经理,我觉得还不错,工作很有创新性,很跨界,我挺喜欢的。

 

当时, 中国留学生毕业后在美国找工作,还是比较困难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没有全额奖学金,是很难拿到美国的留学签证的,所以,大多数人选择的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比较容易拿到全额奖学金的学科。但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毕了业,这些基础学科,就比较难找工作了。生物还好,可以到医药公司,研究所等地方工作,数理化就非常难,因为一般只能在大学里面做老师,而这样的职位出缺是非常难的,基本上只能等着论资排辈。幸亏IT, 互联网火爆起来,中国人又聪明,很多学数理化的人很快转去做互联网,IT行业工作,当时有句流行语说,十个中国留学生,九个在做IT,一个在做生物。

我毕业以后,面试了近二十家公司,拜互联网,IT的滚滚热潮,自己计算机本科+管理硕士的学历非常受欢迎,基本上,跟懂技术的面试官聊管理,反过来,和懂管理的人聊互联网就行。因此,面试的成功率非常高。

当时,一帮朋友们都非常羡慕嫉妒恨,说我是典型的“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一位东北的留学生朋友形象的说,你花了近两年的留学时间,成功的把两个好女朋友都造没了,所以,毕了业就只能造职场了,你就继续造,可劲的造吧。

我心里想着,如果能重新再来一遍,我宁愿没有职场……

 

我努力收回思绪,闭上眼睛,默默的回想着自己在这家投行前几轮面试的情况,算是所有面试中最严酷的了,但基本还是靠上面那套“反着来”的战术,算是百战不殆吧。最难的也就是最大的套路题,为什么想加入投行?是不是为了钱?据说,这个题目,没有最佳答案,基本看运气,看面试官当天的心情,如果说不是为了钱,一般会被认为太虚伪,一般要坦承钱是原因之一,再谈另外一个原因。我就是先承认待遇对我这个穷留学生有巨大的诱惑,又说希望把我的技术和互联网背景与金融结合在一起。感觉我的这个回答没有太出彩,但又没有太糟糕,算是有惊无险,勉强过关吧。我继续想着,这次最后一轮的面试官,应该是业务方面的吧?那我就猛侃互联网……

正想着,门打开了,招聘专员领着面试官走进来,看着她毕恭毕敬的样子,这位面试官应该是位高管。

面试官坐下来,招聘专员正要介绍,他挥挥手说:“谢谢,Susan,我来吧。”

她只好离开。

面试官伸出手说:“我是戴维。”

我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伸出手,握住说:“我是Jim Wu。”

正要介绍我自己,他挥挥手,一边坐下来,一边低头快速看了看我的简历,然后抬头问我:“如果财务收入问题根本就不是一个factor,你内心其实最想做什么?”

我一下子懵了,之前准备的各种面试问题和套路都没有用了,当时,大脑一片空白。

我突然想起在大学的外教课上,外教问我们:“如果,世界的末日就在三天以后,你们要做什么?”

记得我的回答是:“我会坐在一家咖啡厅的窗边,静静的看着这个世界的最后三天。”

当时,被评为最酷的回答。

我啥也来不及想了,本能的回答道:“找到一家好的咖啡店,最好是自己的,坐在窗边,静静的看着这个世界。”

感觉这个回答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的,他诧异的看了我很久,才问我:“你希望经营咖啡店?”

我有些后悔这个自己都觉得诡异的答案,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硬撑着说:“我只喜欢咖啡店的文化,内涵,氛围和味道,经营听说很辛苦,由专业人士负责吧,我只负责静静的坐着,静观世界。”

他又看了我一眼,想了一下,又问:“你觉得互联网有什么办法能帮助你实现你的想法吗?”

我绞尽脑汁想了好一会,才憋出一点想法,完全不知道是否靠谱,硬着头皮说:“不论多么小众的想法,甚至是表面上看起来完全不切实际的梦想,互联网都应该能通过论坛,电邮等方式帮着有类似想法的人找到彼此,互相联系,成为朋友,一起去努力实现。”

20年后,通过互联网社交,众筹,无比幸福和奇妙的是,我真的发起了自由而无用众筹众创咖啡,真的可以静静的坐着,喝着自由咖,无用茶,继续静静的旁观着,静静的回忆,静静的写文字。这是后话了。

当时,面试官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没有再问我什么新的问题,而是问我:“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我觉得他是礼节性的问我的,看手表就是已经不耐烦了。我心里无比沮丧的懊恼着自己刚才的表现,觉得没有必要再耽误彼此的时间了,就应付差事的回答他说:“没有了,之前的几轮面试,我已经非常了解贵公司了,非常期望能有机会加入贵公司。非常感谢您能给我这个面试的机会。”

他又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点点头,离开了。

估计招聘专员也很惊异于面试的简短,进屋以后,声音冷淡的说了句面子话:“谢谢您来参加我们的面试。”就打发我离开了,都懒得把我送到电梯厅。

我登上回家的大巴,想着一个多小时的无聊的旅程,一开始还在懊恼着自己刚才的表现。可是,因为早上起的很早,更因为面试很紧张,很累,很快就睡着了。

回了家,因为完全不抱希望了,心情倒也很快就平复了。

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就接到了招聘专员的电话,她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悦耳动听,“Jim,祝贺你!我们已经决定录用您, 具体的正式Offer,我正在走流程, 大致的待遇条件是这样的:年薪9万美金,另外还有基于您表现的年度奖金。我们诚挚的希望您认真考虑我们的Offer,加入我们。 ”

我真的有种似梦似真的感觉,强压住内心的狂喜,尽力装得平静的说:“好的,接到正式的offer后,我会尽快回复您的。非常感谢。”

挂断手机,我大跳大叫了好久。

 

相比之下,那家互联网初创公司,年薪才3万多,没有奖金,倒是有一些stock option,也不知道有什么鬼用。感觉没有什么可比性,是一个no brainer。

 

过了好几天,我才接到投行的正式Offer。那几天,我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天天等着快递,特别担心事情有什么变化,好事多磨。接到正式offer以后,我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同时,果断的拒绝了那家互联网初创公司。

 

对了,那家互联网初创公司叫雅虎。


欢迎大家加我的微信:leejcheng,一起推进《青春做伴》及本小说的影视改编项目。

《静观》自序

《静观》第二章

《静观》第三章

 《静观》第四章

《静观》第五章

《静观》第六章

《静观》第七章

 

我新开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以后我的文章会在那里首发,欢迎扫码关注,非常感谢:

往期文章:

我为什么写文章

IBM是死是生?

别让创业成为一场运动

共享人

生命绽放

我是086

不负伟大的时代

这个世界会好的

中美教育对比

关于红黄蓝,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总结

美国的科技创新创业为什么牛?

四个美国

一位快递员要离开北京了,我们能想到什么?

中美创业环境对比

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一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五

 

我的简介:

程励箭,自由而无用发起人, 互融资本创始合伙人, 主要从事创业孵化及天使投资,并任北京大学EMBA班兼职讲师,讲授创业辅导课。曾在美洲银行等华尔街金融公司工作。后在美国创业两次,一次为智能卡行业门户,一次为生物医学行业垂直网站,均成功出售退出。曾任IBM美国公司战略咨询高管,架构委员会成员,为花旗银行,汇丰银行,高盛,美林证券,沃尔玛,亚马逊,雅虎等提供战略,业务及技术咨询服务。曾任财经CTO。曾经负责华润集团电子商务,大数据,互联网等创新业务的拓展及独立分拆上市工作。任高伟达的副总经理,负责其创业板上市工作,并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后在国内创业,主业为互联网金融,P2P,众筹,成功出售退出。

我写的长篇小说《青春做伴》已经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目前正在推进影视改编工作。

目前关注人工智能,影视,相关链接:

《青春做伴》影视: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人工智能:不负伟大的时代

我的微信:leejcheng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