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励箭 > 中兴的十大问(上篇)

中兴的十大问(上篇)

微信版本,方便手机阅读

中兴的十大问(下篇)在这里,点击阅读

 

 

 中兴事件,刷屏了。我虽然是复旦计算机本科出身,在美国IT,互联网,金融行业工作,创业十几年,又在国内互联网创业,做科技类投资孵化,但没有做过芯片,虽然有不少同学做芯片,听了他们的意见,基本觉得差距很大,但还是不敢妄言具体的情况。我想聊几个更深层次的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忠言逆耳,但爱之切,责之深。在《四个美国》一文中,我也提到美国的问题,可能无解,中国的问题,只要大家多头脑风暴,群策群力,应该有解。

 

  第一个问题是,没有契约精神,生意上如此,方方面面都是如此。我非常震惊和困惑的发现,大家更多是嘲笑中兴不会骗人,不会找白手套,没有把骗人的资料加密,没有找对律师,被律师举报等等。但是,做生意能靠骗人吗?!不管美国的禁运是否合理,承诺了,就应该遵守承诺。也有过大的跨国公司因为违规被罚的例子,但没听说过像中兴这样居然在缓刑期,不执行缓刑条款的。也许是我们的大公司在国内随便惯了,完全没有法律意识,以为混混就过关了。我们太自以为聪明,贪图小利了,中兴就是为了几亿元的利润,被罚几亿美金,得不偿失。我们总以为自己最聪明,外国人傻。可是外国人再傻,被骗多了,也开始明白了:我老被你骗,我不和你玩了还不行。大家可以看看,这次还有其他国家,大公司为我们说话吗?!其他方面,像留学生从当年答应了读博士,读了个硕士,找个工作就跑,到后来,通过中介,申请材料造假,到现在,居然集体作弊。结果就是现在美国名校不太爱录取华裔了。不少人找工作,为了几千美金,答应了offer也不来,或者常常跳槽。结果,很多公司同等条件下,不愿意雇华裔了。反而是印度裔,常常留在一个公司,一直做到高管层,直到董事长,CEO。我常常想为什么我们契约精神这么差,可能是因为我们周围有太多的不真实,不诚信吧。

 

  第二个问题是,有很多人欢呼芯片自主研发的春天来了。中国或成为最大的赢家。但我要问一句,举国模式发展芯片,或者整个高科技行业,真的可行吗?军工, 航天,核武器, 也许可以。商用的高科技, 可以吗? 苏联应该是前车之鉴。再看看我们自己的发展历史,其实芯片自主研发,大家可以看看已经提了多少年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就有国家电子振兴领导小组,再早,不也是一直在独立自主搞科研吗?再追问一句,军工等等,就可以吗?美国和苏俄的武器,以色列一个小国(美式装备),与阿拉伯世界(苏俄装备)的较量,似乎是最好的实战检验吧?以色列完胜。打嘴炮是最没用的。

退一步说,国家确实有钱,有决心出资金扶持芯片,高科技行业。真正的问题是,谁有能力,有眼光决定钱投给哪个企业,哪个项目?技术领域的风投是需要极高的专业性和眼光的。这么多年,我们在这些领域投的钱还少吗?可是学校,企业欺上瞒下,骗取补贴,类似汉芯造假的事件,规模小一些,打开外面的机壳,里面是国外芯片的事情,太多了。就是皇帝的新衣。为什么美国没有科技部,却科技最牛?值得我们深思。美国的科技创新创业为什么牛?我在这篇文章里面有聊到:《美国的科技创新创业为什么牛?

  第三个问题是,风投资本层面。

其实我们不缺资本和风投,但大多合伙人都是学金融,财务出身,没人懂高科技,所以,只会投后期PE类项目,看财务估值,或者投互联网模式类,烧钱,靠用户数,活跃用户数来忽悠。美国有专门投资高科技的投资人,投资周期,七年,十年,做长线。我们基本投资房地产,模式类创业,小视频,直播,游戏,追求快速找接盘侠。有人建议芯片企业快速上市通道,我仿佛又看到了大量的资本高手,磨刀霍霍的踏上了包装上市,割股民韭菜的征程。

 

  第四个问题是不尊重知识产权,这个也是最被人诟病的吧,也是诚信问题的一部分。我们大量的科研就是在做反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拿了别人的程序,芯片, 就是抄一个字。这样培养出来的科学家,工程师,当然不会想自己创新,就想着抄袭,走捷径。一直发展到抄袭模式, 甚至有模式抄袭专业户,打补贴战,把团购,外卖,网约车,共享单车等等,基本玩的尸横遍野,很多基金基本赔的血本无归。其实,在美国,模式抄袭都不多,很多人觉得模式也是一种知识产权,大家比较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所以,就会鼓励更多的人下功夫,去做更多的创新创业,形成良性循环。而我们的孩子们,从小就用着盗版的Windows,看着盗版的电影,听着盗版的音乐,穿着冒牌的衣服,潜移默化,真的就是恶性循环。真的,无论是科技,文化,音乐,品牌,模式等等,做知识产权都很辛苦,很累,请从自己做起,请尊重。

  第五,我们靠修路,靠基建,靠盖楼发展起来了。但是,虽然总GDP第二了,人均还不高,一定要韬光养晦。未来已经没有那么多路,那么多建设可以搞了,高科技才是未来的方向。最近,我在推进一个人工智能高科技扶贫项目,真的推荐大家多了解贫困地区的情况,扶贫的任务真的非常艰巨。扶贫资金,不能总用来修路吧?路已经修得差不多了,下一步,怎么用高科技帮助那些贫困人口,提高人均GDP,才是真正的问题。

 

  剩下的五个问题,我们下篇再聊,其实每一个问题,都值得深度思考,讨论,我抛砖引玉,欢迎加我的微信:leejcheng,我们一起探讨,一起努力向前推进。

程励箭                   

  

微信版本,方便手机阅读

中兴的十大问(下篇)在这里,点击阅读

 

《静观》自序

《静观》第一章

《静观》第二章

《静观》第三章

《静观》第四章

《静观》第五章

我新开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以后我的文章会在那里首发,欢迎扫码关注,非常感谢:

往期文章:

我为什么写文章

IBM是死是生?

别让创业成为一场运动

共享人

生命绽放

我是086

不负伟大的时代

这个世界会好的

中美教育对比

关于红黄蓝,广大人民群众的智慧总结

美国的科技创新创业为什么牛?

四个美国

一位快递员要离开北京了,我们能想到什么?

中美创业环境对比

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一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五

 

我的简介:

程励箭,自由而无用发起人, 互融资本创始合伙人, 主要从事创业孵化及天使投资,并任北京大学EMBA班兼职讲师,讲授创业辅导课。曾在美洲银行等华尔街金融公司工作。后在美国创业两次,一次为智能卡行业门户,一次为生物医学行业垂直网站,均成功出售退出。曾任IBM美国公司战略咨询高管,架构委员会成员,为花旗银行,汇丰银行,高盛,美林证券,沃尔玛,亚马逊,雅虎等提供战略,业务及技术咨询服务。曾任财经CTO。曾经负责华润集团电子商务,大数据,互联网等创新业务的拓展及独立分拆上市工作。任高伟达的副总经理,负责其创业板上市工作,并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后在国内创业,主业为互联网金融,P2P,众筹,成功出售退出。

我写的长篇小说《青春做伴》已经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目前正在推进影视改编工作。

目前关注人工智能,影视,相关链接:

《青春做伴》影视: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人工智能:不负伟大的时代

我的微信:leejcheng      

推荐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