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程励箭 > 我们的未来是游戏?

我们的未来是游戏?

曾经,我也和很多家长一样批判过电子游戏,觉得电子游戏就是一种精神鸦片,让很多孩子沉迷,不务正业。

今年有一个数字很令人震惊,王者荣耀一个游戏一年的收入,超过了中国电影一年的总票房。想想电影,那么多人的投入,那么多的环节,包括要有那么多放映的影院。

 

当然,很多人说做游戏,就像拍大片,失败的概率也很大。

 

但这些经济上的帐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仔细想了想娱乐的演变,看了二次元的日本,才开始觉得,我们的未来可能只有游戏了。不是娱乐只有游戏了,而是我们的未来只有游戏了

 

娱乐其实就是三个环节,内容的生产,内容的传播,受众选择内容。

 

想一想古代的娱乐,包括皇帝的娱乐,和现在相比,都挺可悲的。内容的生产很糟糕,内容的传播基本只能现场,不能复制传播,连皇帝的选择都少的可怜。他们只能看一看戏,看一看歌舞,看一看书。内容变化太少了,个性化太少了。很少有新书,新戏,新的故事,新的歌舞,新的曲牌。

其实,戏曲现在为什么会不行,原因很简单,就是太少新的故事,太不个性化了,太跟不上时代了,怎么能和电影,电视pk?所以,戏曲就靠国家支持,保护一下非物质遗产就行了,肯定不能市场化运营了。嘻哈为什么比歌剧流行,街舞为什么比芭蕾舞流行,也是一样的道理。

 

后来,出版业发达了,新书的出版多起来,作者(内容生产者)多起来,可以复制传播了,受众选择多了。

后来,有了电影,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内容的形式由书,变成了立体的光影。但拍电影的成本很高。而且,电影院放的电影不一定是你爱看的,你不能选择播放的地点,时间和内容

 

后来,有了电视,内容可以有新闻,真人秀,时效性高了,放映的地点不需要依赖电影院了。曾经有人预言电视会取代电影,但没有实现。

 

后来,有了互联网,这个改变更加巨大。首先,内容生产者增加了非常多倍,以前的内容,只有达到一定的大众水准,才能被出版,才能被改编为电影传播。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以发表,都可以吸引小众的粉丝,哪怕只有自己一个人是粉丝,也可以孤芳自赏。可以快速复制传播。受众可以在家里,在手机上,在自己喜欢的时间,自由的看自己喜爱的内容

 

但是,我们在看自己还算喜欢的书,电影,电视,甚至体育比赛的时候,是不是有的时候觉得某个编剧好糟,觉得情节不够棒,不够真实,没有代入感,或者没有自己想要的结尾?是不是想过要自己去编剧,或者自己去过那种生活

 

未来的人工智能+游戏,就是这样的完全的个性化定制的游戏人生。所谓的游戏人生,游戏即是生活,生活即是游戏,算是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新解释吧。

这种游戏人生完美解决了现实世界资源的紧缺性,比如,某个时间段, 某个国家只能有一个皇帝,但在游戏中,你可以自己做皇帝,做大侠,做公主,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任何角色,构想自己想要的任何情节,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完美世界里过自己的人生,过自己想过的日子,完全的个性化,可以随时变换,重新来过。自己做自己人生的编剧。每个人都可以。周围的虚拟角色都围绕着你,都是你想要的样子,无比真实,真假难辨,都是三维的,视觉,听觉,触感,味道都和真人一样,心理的互动也和真人一样,唯一的目的就是遂你的心愿

 

很多人在担心的问,未来,我们会娱乐至死吗?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个问题。就像在《这个世界会好的!》里面聊到的,除了少部分的使命感者与人工智能在创造,在工作,其他的人,就这么愉快的生活就行了。工作是一种使命感的召唤,是一种光荣,不再是必须做的事情

 

其实,这种游戏人生的编剧就是一个最棒的工作。我们还可以有一个年度游戏人生大奖,所有的人类真的一人一票,不能刷票,不能不投票(但可以弃权),看看什么样的游戏,可以真正的打动并影响全人类。每个人一分钱,这个奖金就无比的丰厚。    

 

很多人会觉得这个想法太不靠谱了。可以去看看当今的日本社会,所谓二次元的日本,非常非常多的年轻人,低消费,不旅游,不工作,不婚不育,沉迷在游戏,动漫中,但他们挺快乐的。大量的工作由机器人替代,很多老年人由机器人照顾。这个也许就是未来世界的现实版

家长们,我们已经很努力的工作了,让我们的孩子,孩子的孩子,可以快乐的享受,不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吗?你还会觉得游戏很糟糕吗?《星际旅行》中博格人最爱说:“抵抗是徒劳的”。我们都从了吧

 

二次元们,你们不必要在二次的世界生活啦,未来的世界更三维,更立体,更真实而且就是你自己想要的世界,只属于你一个人。

很多人跟我说,这种世界太完美,我不能体验人世间的七情六欲了。你错了,只要你想得到的,愿意要的情感,痛苦,挫折,彷徨,忧伤,失恋,生离死别,你都能体验到,换而言之,如果你天生是个受虐狂,你可以在游戏里受虐至死。

 

如果你喜欢体育,喜欢足球,你可以有自己的世界杯,可以亲身去踢(真正锻炼了身体),可以一直赢;也可以参加十届世界杯,每次都输,最后一次,在60岁的时候,你罚丢了最关键的一个点球,拿了世界亚军,退役……如果你想,你可以在70岁的时候再复出……

 

如果你需要宗教,你可以有自己的宗教,甚至扮演自己的上帝……

 

有一句歌词:

God is watching us play our games。

有一点多维度时空,宗教或科幻的感觉,更高等的神或生物在更高的维度看着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独有的维度中游戏人生

 

一切皆有可能吧。我只是觉得,起码未来游戏人生的可能性挺大的,关键这也是一种挺爽的人生,不是吗?

  程励箭

我新开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以后我的文章会在那里首发,欢迎扫码关注,非常感谢:

 

我的简介:

程励箭,自由而无用发起人, 互融资本创始合伙人, 主要从事创业孵化及天使投资,并任北京大学EMBA班兼职讲师,讲授创业辅导课。曾在美洲银行等华尔街金融公司工作。后在美国创业两次,一次为智能卡行业门户,一次为生物医学行业垂直网站,均成功出售退出。曾任IBM美国公司战略咨询高管,架构委员会成员,为花旗银行,汇丰银行,高盛,美林证券,沃尔玛,亚马逊,雅虎等提供战略,业务及技术咨询服务。曾任财经CTO。曾经负责华润集团电子商务,大数据,互联网等创新业务的拓展及独立分拆上市工作。任高伟达的副总经理,负责其创业板上市工作,并成功在创业板上市。后在国内创业,主业为互联网金融,P2P,众筹,成功出售退出。

目前关注人工智能,影视,相关博文:

《青春做伴》影视: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人工智能:http://chenglijian.blog.caixin.com/archives/168026

我的微信:leejcheng

我的其他文章:

我为什么写文章

IBM是死是生?

别让创业成为一场运动

小说总体介绍:众筹众创电影:《青春做伴》,从常青藤到华尔街

小说连载之一:《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一

小说连载之二:《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二

小说连载之三:《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三

小说连载之四:《青春做伴》长篇小说连载之四

 
推荐 45